核心提示:陈广元大阿訇说这个、极端主义,同真正的伊斯兰教的这个本质、本体、基本精神有很大的差别。不管是极端主义者还是者,不管是还是非都要受反对,不能拿这个宗教、伊斯兰教划线

核心提示:陈广元大阿訇说这个、极端主义,同真正的伊斯兰教的这个本质、本体、基本精神有很大的差别。不管是极端主义者还是者,不管是还是非都要受反对,不能拿这个宗教、伊斯兰教划线,伊斯兰教就是主张极端的,这说法是错误的,是歪曲了伊斯兰教的精神,所以我们一直在反对。

陈广元:我们的饮食问题、语言问题、服装问题我们已经是本土化了,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呢,你是、非。

陈广元:真正的伊斯兰教都是你杀一个无辜的平民等于杀全人类,说得非常严重,不许随便杀害无辜。

解说:《问答神州》之信仰力系列专访,问答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陈广元大阿訇。

解说:东四寺坐落在北京的东四南大街,始建于元至正六年,古香古色的建筑外观诉说着这座清线岁的陈广元成为了东四寺的阿訇。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五十年后的今天,84岁的他依然坚守在这里。现在的陈广元走路已经不如年轻时那么轻快,时常需要靠人搀扶,但是每到星期五的主麻日,他都会准时出现在东四寺,与同胞一同聚礼。

吴小莉:其实我刚刚见到您第一面,本来想要用你们常常问候“您好”的这个方式,您再教我一下问候“您好”怎么说?

吴小莉:东四寺我们知道也被称为是官寺,另外东四寺在文革期间也是(北京)唯一对外开放的一个寺,那么当时您经历了文革时期的寺的一些变化,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陈广元:东四寺号称官寺,就是因为它搞好多的政治活动,比如政治培训班,学习,学习文化等等,培养青年,培养他们最后走向工作岗位,带有政治色彩,所以就把它叫做官寺,而且是国家承认的,当时政府就承认的,叫官寺,号称官寺。这个寺在文革期间毫不例外地受到冲击,当时都关了门,一些小将们,小将们也占领了寺。是当时周总理下了命令:我们中国人可以“破四旧”,破旧立新,可以“破四旧”,但是人家外国人不能破,所以我们必须把东四寺敞开,让外国来做礼拜。当时的情况下我就留在寺为外国服务很长时间。

陈广元:当时主要是用阿拉伯语沟通,当然还有一些宗教术语,有用英文的,主要是用阿拉伯语。

吴小莉:我们刚才提到了寺在新中国建立的时候的数目是21000多(所),文革时期到了499(所),现在又增长到了41000多(所)。您等于是看着这个寺的数量的增减的,您觉得是反映了伊斯兰教在中国什么样的一个环境的变化?

陈广元:这个伊斯兰教也好,任何宗教也好,它都是随着形势的变化、历史的变化而变化,伊斯兰教也不例外。在开始的时候少,寺自然少,是吧。文革期间,文革期间受到冲击,那时候是颠倒的历史,所以寺也不例外。后来落实政策,后来国家根据需要,继续逐渐逐渐逐渐地落实,这个数字的发展比较正常。因为任何他都需要寺,凡是有的地方就有寺,比如一个小村,一个街道,因为他要有宗教活动,宗教活动需要寺,有时候就盖寺。当然不能乱盖,说随便盖寺那不行,根据需要、根据可能,根据这些的这个情况可以盖座寺。现在逐步地现在正在稳步地增加。这是伊斯兰教发展的一个趋势。

吴小莉:在两会期间也有回族的这个的委员提案,希望每个回族村都能够有一个寺。那我们现在看得出来,现在全国的大概2300多万人,现在有45000所寺庙,也就是平均大概500人有一个寺,这样的数字您觉得是合理的吗?全国范围来看,或者是世界范围来看,这样的比例是怎么样的?

陈广元:这2300万,包括十个民族,不光是回族,回族1000万,包括十个民族是2300万。各个省市,新疆、青海、甘肃、云南等等,全国搁在一起,这么样的一个人数,这样寺的这个比例是比较合理的。

陈广元:因为它是国家,它寺很多,它随便可以建寺。你比如说开罗,埃及,现在我去了好几次我也数不出它究竟多少寺了,因为它有一个小塔就是一个寺。那跟它那不能比,毕竟它是伊斯兰宗教国家,伊斯兰教国家。

解说:从文革时期的“破四旧”,到现在的“五教同光”。与其他四大宗教一样,新中国的伊斯兰教经历了短暂阵痛之后,迎来了发展的春天。耄耋之年的陈广元成为了伊斯兰教中国化的见证者之一。他告诉我们,如今行走在中国绝大多数的城市和乡镇,都能够看到规模不等的寺,每个寺的上空都回荡着做礼拜的呼麦声。

吴小莉:刚刚过去的全国“两会”,全国政协主席曾经在他的报告当中提到了一段话,他说全国政协要深入企业、社区、学校、农牧区和寺庙。您听到了寺庙两个字相当的振奋,我们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在没有提出这个之前,全国政协对于寺庙的考察工作又是怎么进行的?

陈广元:我一听到说进寺庙,我为之一振,因为什么呢,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一般都不愿意上寺,有的对寺敬而远之。

陈广元:有这种现象,特别是现在讲唯物主义是吧,宗教是唯心的,一般的青年人对寺是敬而远之。而这时候他()能说出这句话来,能进寺,我心里说我说这是思想意识上,政策上是一个大胆的解放。能够随便进寺,能够去而且能够管理寺,我说这是一个好事,所以当时我对这句话非常感兴趣也非常高兴,也是一个国家政策开放阳光的信号。

吴小莉:他()的说法是叫做深入这些地方 ,包括寺庙去开展工作,您怎么理解深入寺庙进行开展工作,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有这样的话出来?

陈广元:这个深入寺是管理,这是若干年的事,不是才有的,但是他()把这句话说出来,就等于正式化、合法化了,可以到寺去深入做一些工作,帮助群众、帮助寺解决一些问题。

陈广元:特别是这个偷东西剁手,你们伊斯兰教可真残酷,有剁手的吗?咱没有,咱执行是中国法律。

解说:现今的中国有着2300多万信奉伊斯兰教的群众,分布在这个国家的各个阶层,在坚守教义的同时,他们在穿着与生活习惯上与其他公民无异。他们崇尚时髦、新奇的打扮,享受现代快节奏的生活。在伊斯兰教领域,“中国化”不再是一个符号,随着一千三百多年的潜移默运,伊斯兰教已经融入了中华文明的血脉之中。

吴小莉:很多人说伊斯兰教在中国已经本土化,怎么看中国的伊斯兰教本土化的问题?目前在内地的本土化的表征在哪里?

陈广元:任何宗教,包括伊斯兰教,中国化,实际上伊斯兰教特别是这个回族伊斯兰教深入到咱们国家各个角落,各个省市都有回族,要说它本土化,大部分内容也可以说是已经本 土化了。你比如说伊斯兰教有个三大主张,伊斯兰教的“刑法”、“民法”、“教法”,现在我们的中国,中国的,我们的“刑法”,我们的“民法”已经本土化了,都是国家法律。比如说婚姻问题,说你们伊斯兰教可以娶四个(妻子),回族,这不允许啊。这已经本土化了,中国化了。我们的饮食问题、语言问题、服装问题我们已经是本土化了,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呢,你是非了。特别是这个偷东西剁手,你们伊斯兰教可真残酷,有剁手的吗?咱没有,咱执行是中国法律。中国的《刑法》该怎么办怎么办,你不管是非。继承权问题,婚姻问题,一夫一妻,这都得一夫一妻。我们说可以娶四个,那不行啊,国法就一夫一妻,所以这不都是本土化吗?

吴小莉:也就是说中国的内地的其实都已经是中国化了。但也有一篇文章特别提到,在《中国民族报》在2015年的9月份的一篇文章报导,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它说“新疆的伊斯兰教和内地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至今都没有完成中国化的历程”,你怎么看?

陈广元:可能新疆有些问题是有差别,生活习惯问题,继承权问题,甚至于婚姻问题,都还有个别商量的,还有那种现象,也是基本上本土化了。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