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第一场的关键是事先设计好的战术:靠右航行。于是我们先逼迫+39号处于背风,然后换弦,保持右行,不断取得优势。在多变的环境下,逼着你的对手去你希望它呆着的地方的确是个难题,但我们就这样一直压制着对手。对于ITA 59这艘老破船,我们实在太了解它,早就能料到它表现如何了。

第二场,在起航阶段我们又一次用绝妙的战术对付了卢纳·罗萨号。当越过起航线后,我们突然向右舷转舵,足以微弱优势领先对手。随着比赛进行,卢纳·罗萨有点乱了阵脚。但我们清楚它在顺风、逆风时都很厉害,他们也确实快得很。好在我们以挺大优势领先绕最后一个标时,卢纳·罗萨正被其他船造成的气流干扰着。虽然顺风时我们也很快遇到这个麻烦,丧失了很多优势。不过我们干得很棒,用侵略性战术最终搞定了这个难缠的对手。

总地来说,这一天最让人振奋的还是卢纳·罗萨,它一上来就保持了很好的速度,最终赢了甲骨文宝马号。虽然接下来比赛还多,但甲骨文这个强敌的失手让比赛变得更有意思了。任何事都可能发生,今天我们占尽便宜。

瓦伦西亚的气候太有挑战性了。我们没在这里呆过足够的时间,很难搞清楚洋流究竟怎样变化。开始时,虽然风看上去很平和,我们在航行时却感到风力强劲。

启航时感觉不错,但我们第一次发现无法利用背风优势,错过的机会再也不会出现了,直到下一个背风标识。不过,K挑战号的顺风帆出了问题,于是只好减慢速度,而我们终于超过他们了。大概他们在处于领先位置时太紧张了,导致忙中出错。

话说回来,在这些转向频繁的风中保持船速非常不利,哪比得上那些方位固定得可以被人捉住的风。即使FRA 57是艘老家伙,也只有“捉风捕影”者才能享受这种天气的好处吧。

在与新西兰酋长号的比赛中,因为当时处于逆风,似乎出发时靠右可以获得较大风力。但我们却在左侧,不是很有利。船速都差不多,因此差别就在风力大小上。风很小,8-9节的样子,整个下午都吹向右侧,自东北向东。

第二场对勒·德菲号,处境没有改观。我们向左偏离希望有所收获,而他们的右舷优势明显。出发后的一段时间内打成平手,但我们略冒头一些,终于抢到了右侧位置。我们企图领先更多,但一直未能如愿,直到碰到一阵非常棒的右侧风,奠定胜局。

第一场比赛对甲骨文号,双方都把战术和策略发挥到极至。我们开头不错,获得了想要的右侧位置。USA 71突然捡到了一股吹向左侧的大风,在绕标时以22秒优势领先我们,这时比赛就差不多宣告结束了。甲骨文合情合理地获得胜利,我们的船却出现几处破损,更糟糕的是顺风帆给吹破了。

今天突然变得多风,和我们呆在瓦伦西亚的前些日子完全不同。自西向西北的风比平时更多。这些疾风变化不定,在10到22节的样子,转向角度则从250度到250度。它们主宰了今天的比赛。

第二场比赛的对手是索索罗扎号。南非人很稳健,哪怕我们在过第一个标时已经遥遥领先55秒了。但如此坚固的优势经常在对手得到大风时也脆弱不堪。没到终点线,分就不是你的,因此SUI 64没有选择停止向对手施压。

第三场比赛没有进行,因为对手+39号退出了。今天,8支船有半数都放弃了比赛。的确,一天三赛对船员或岸上的工作人员来说都是很大考验。重要的是,在比赛中你得对路线有清晰的认识,并尽可能预判风向变化。

第一场比赛,面对卢纳·罗萨号,我们开了个好头,而詹姆斯·斯皮兹却没能先声夺人。我们非常快,在顶标时已经建立了15秒左右的优势。但在顺风帆的选择上,双方都很狡猾。我们使用了对称大三角帆。在风速15-18节时,S3是面非常好的顺风帆。而卢纳·罗萨却进入航线左侧,升起了非对称帆。靠着这面帆,他们获得了更佳的角度,更快的速度。虽然我们做得并不差,在半程时还有微弱优势,但眼看接近终点时,卢纳·罗萨却得到一股风,漂亮地完成了比赛。

不幸最后还是输掉了比赛,因为我们没能做到更好地控制比赛。被对手逼得失去了冲刺的好位置,最后以3个船身落败。卢纳·罗萨绕标时的航行轨道非常好,速度更快,那时已经宣布游戏结束了。我们很失望。4支优秀的队伍都很强大,一个小错误就能让你满盘皆输。今天就是个反面教材。

我们对K-挑战及索索罗扎的比赛也不容易,风实在太诡异了。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很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赶上一阵风,就是很大的超越机会。因此千万不能失控,一定要紧跟对手不放,否则就算有机会,你也很难赶超了。

这是个什么都可能发生的日子,比如勒·德菲拿下第二名。今天,你得更狡猾才行,要四处寻找更大的风并搞清楚不同的风向。船速没什么差别,更讲究的是船在风中的位置。而风向变化从250度到295度。45度,对于所有帆调整角度在35度左右的美洲杯帆船来说实在太恐怖了。

起航阶段实在精彩。8艘船都要抢个好位置,而我们做得很完美,通过起航线的速度和加速都很好,这样占到了非常好的位置。+39和索索罗扎很可惜,他们起航顺利,却在中途掉队。

运气不错。在顶标位置,我们升顺风帆时把帆撕裂了,必须换下来。我说不准花了多少秒来换帆,但手脚绝对麻利!只损失了几个船身的距离,继续抢在新西兰号前面,选择了正确的左通道。

领先40秒!冲刺阶段,我们换上大前帆G03。这面强力帆让我们越跑越快,8、9、10节……似乎距离终点线就只有几厘米,转眼就到。

两条基本原则是:尽可能重视洋流,在顺、逆风时选择正确的帆;在震荡风中,有必要使用覆盖面更大的帆。第一场比赛,我们用了非对称顺风帆,而第二场比赛我们用的是对称大三角帆,后者在15节速度下效果明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6种不同的大前帆,从G0到G5,还有5种顺风帆。

第一场比赛开始时,我们发现动作过快了——要想有一个好的开始,一定要“准时”,即在发令枪响时全速穿过起航线。但我们表现得过于侵略性,比枪早了25秒,于是被叫回重新“开始”。

在今天这种震荡风中,要想赢得比赛,不靠速度而是靠战术了。战术得当可以在第一航程行驶250米,而单靠速度可能只会前进25米。我们的战术不错,保持在第三位——新西兰号太神勇了。但第二场比赛,新西兰号一开始就犯了个大错。虽然在起航线前留出足够距离,但枪还没响他们就已经冲过去了,这次失误毁了他们的比赛。而我们情况很好,在比赛结束后成为了领头羊。据说明天还会有好天气。

16日的比赛因为天气原因被迫取消,现在我们领先新西兰号仅仅1分。因此,战术再明确不过,就是呆在对手前面。

第一场比赛,天气又变得难以捉摸,海浪让风变得很不稳定。这次,新西兰人先发制人,他们在开始5、6分钟里势头强劲。而我们每次航行都很艰难,甲骨文号赶上了我们,然后是K挑战号。不过我们得到一阵漂亮的左弦风,一下就追上他们了,然后开始赶超。我们到了右侧最外,右弦风让我们绕顶标时已经排到第二了,并且和追赶者差距拉大。

剩下的比赛就是“风在哪里”的基本问题了,我们抓住了机会,直线超越新西兰号。说实话,冲刺阶段颇有难度,风转向角有100度之大。卢纳·罗萨升起了“零代码”——一种非常平滑的冲刺帆,但他们并没有获得一点好处,因为风强度不够。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最终我们第三,还是很高兴。

第二场比赛堪称经典。典型的瓦伦西亚天气,12-15节的风,120-125度……我们起航很好,和新西兰号、甲骨文号并驾齐驱。有意思的是,在第一航程,几个老对手分别选择了不同的主帆,有的是“代码1”大前帆,有的是“代码2”。最后,虽然新西兰超过我们,但我们仍平静地驶到终点。无论如何,第三阶段冠军还在我们掌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