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只有三台电脑,几乎称不上网吧的小店。我也说不上来那是顺便卖充值卡的网吧还是一家碰巧有三台电脑的杂货铺。总之,我在交了30卢比给无所事事的店主之后就熟练地把硬盘和相机插上,看着存储卡里的照片一张张地往硬盘里飘。

电脑很慢。看来一个小时的网费还不够,我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在我边上另一台破电脑面前的捣鼓的,就是Stefan。

百无聊赖之际,一对情侣撩开门帘,用无比蹩脚的英语来问泰姬陵的位置。女人看起来像是拉美裔,算是有点巧克力色的性感身材,依偎在酷似印第安人的男人身边。”Thank you! My name is Genghis Khan!” 男人似乎对我的帮助非常感激,但是又说不出别的话语。而我,对这个异邦的名字一脸懵逼。这时,在一边闷头工作的Stefan转过头来疑惑地问我:“你没听说过成吉思汗?”“啊哈!原来如此!”看到我“原来如此”的表情,印第安男人就带着他的女人开心地走了。

“Why your English is so good?” Stefan把头从屏幕前转过来,看来他对我的兴趣超过了他正在工作的东西。一阵寒暄之后,他得知我正在拷照片到移动硬盘,立即表现出”Too young too simple”的表情:“你一点也没有网络安全意识吗?这样数据很容易被别人盗取的。作为德国的工程师,我们这样比较专业的人都是通过加密的网盘来存储数据的,这样才是真正安全的。嘿嘿嘿。”日耳曼式的高傲和神经质的Geek精神完美融合在一起,倒显得这个人有趣起来。而且,他长得很像我之前一个德国的故友。

不幸的是,这里的网速显然比硬盘速度还要慢很多。在我拷到三分之二快的时候他还没刷出密钥的页面,在一阵抱怨声中他放弃了。问老板买了一张充值卡之后坐在门口抽起烟来。坐在电脑前看进度条也没什么意思,我就跑到他边上坐下,开始聊起印度的见闻。

德国的年假比我们长得多,他也比外表看起来有趣得多。他花了一个月来印度旅行,一边旅行一边冥想。其中有一天他还坐在一个小店里一整天,观察街边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巧的是,我们接下来的行程有一大段的重合,于是一拍即合,我们相约在下一个城市汇合后一起行动。这时,我还不知道这会是整个印度行程中最有趣的部分。

第二天晚上,在阿格拉收到一位当地长者的邀约去参加他女儿的婚礼。在这里我还是犹豫了一下,究竟是去看看本地的传统婚礼呢还是去卡久拉霍和Stefan汇合。此处先不展开,下次讲阿格拉的时候再详细讲。最终我还是选择去卡久拉霍见Stefan。

去卡久拉霍的火车很破,就如同印度的其他火车一样。清晨迎着日出,我到了这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城市”。这个城市小到只有一个丁字路口,大概自行车十分钟就可以从这头骑到那头。不过既然我和Stefan都在行程中加了这个地方,它自然是有它的梗在的。

下了火车,通过短信和Stefan联系上,知道了他入住的酒店。倒也好找,整个城市也就这么一条街,根本不可能错过。在印度这么多天,我终于第一次尝试了街边的早点。很甜,很腻,很顶,看起来依旧让人对自己的免疫系统没什么信心。在吃的时候,一个当地的小孩一直在游说我租用他们家的自行车游览城市,我只能说,我要问问我的朋友。之后,我便去到Stefan的房间。

似乎是刚洗完澡,他换上了一套很有当地特色的衣裤(当时我还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尼泊尔裤)。他很自豪地跟我说起这是他在之前哪个集市上砍价买来的。

由于我是坐的夜班火车过来,Stefan盛情邀请我洗个澡再开始今天的行程。我婉拒说洗浴用品都打包好了打开很麻烦。

一出门,刚刚的小朋友还一直等在门口。而我们最终也没有租他的自行车,毕竟城市很小,并不需要。他便悻悻地走了。

比我早到一天的Stefan显然已经对这个迷你城市无比熟悉,他甚至还在来的火车上认识了当地的小青年Nil。上午,我们便和Nil汇合,在当地唯一的一家咖啡厅里选了屋顶最好的位置坐下,谈笑风生。而城市唯一的景点神庙群,就在咖啡厅楼下,马路对面。

Nil完完全全地改变了我先前几天对印度本地青年的恶劣印象。他抽,他骑机车,可是我知道他是个好男孩。他跟我们聊起印度社会上的各种问题,包括教育,包括教育引发的就业、工业、国际竞争力问题。当一个家庭出了一个成功的小孩后,所有亲戚都会理所应当地来索取,而且更加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工作。这是我们看不到的印度,也是他怒其不争的印度。

我好像提过Stefan来印度学习冥想。很自然地我们就聊到冥想(meditation)在欧洲的流行,和中国的物质崇拜(耸肩)。冥想是需要导师(mentor)的,导师会引导你进入宁静的境界,更好地认识自己。在欧洲,冥想已经和健身一样流行,只是一个是针对精神的锻炼,而另一个,是身体的锻炼。对此,我只能遗憾地告诉他们,在中国连健身都很少有人关心(2014年)。后来,Stefan把他一直在看的这本禅修书送给了我。(然而阅读理解好累)

我不知道是不是算是某种精神的催化剂。Nil摸出一盒烟草自制卷烟,邀请我们一起感受一下。如果不是不抽烟的话应该会试一下吧。

太阳临近下山,我决定去隔壁的神庙群转转。而Nil则骑机车载着Stefan去隔壁村打个来回。

神庙群是卡久拉霍唯一的景点,也是它出名的原因。整个神庙群非常壮观,散落在比城市还要大的一片绿地上。可以想象当年庙群林立的奇妙景象。

在咖啡厅坐了整整一个白天,临近落日才恰恰是这些庙宇最美的时候。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等到落日再去逛果然才是王道。在低角度的横光照射下,光线就是可以握在手里的画笔,肆意在建筑和人像的边缘勾出带着金边的轮廓。

仔细看庙宇上的雕塑,一个个身材曼妙,拗着不可描述的造型,野性的力量喷薄而出,和安静而空旷的神庙空地形成尴尬的对比。

于是,我一个男人带着三个女人去街边的小店去买猛虎油……边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印度大伯一个个心领神会地投来赞许的目光……

好在没多久Stefan和Nil就回来了。我就顺势把猛虎油交给妹子们,和他们告别。

天已经很黑,我们仨蹲坐在路边的茶摊,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印度奶茶。Nil一定觉得我很了解日本,要我给他们讲讲日本的飞机杯黑科技……路过的瘤牛像关爱智障一样看着我们,直到火车发车时间临近。

由于我的火车票都是在国内买好的,也都买的是超豪华规格(当地标准)的座次,所以我去了卧铺车厢,而Stefan,去了据说牛也能上的开放式车厢……我们下车再见。

这是一个新开的城市纪行计划。在这里我只会写自己去过的城市,遇到的事情,当时的心情,以及推荐一些我觉得你去了也许也会觉得好玩的地方。只希望写的东西,可以让你也觉得,这个城市有那么点意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