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要生气了,那四个家伙不是没得逞吗?”凌枫安慰她,“再说了,我打倒两个,你刺伤两个,我们算是赚到了。”

薇薇安皱着眉头,“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你去路边……那个,我来你,我看你还有没有这么轻松!”

凌枫顿时闭上了嘴巴。不过,他的脑海里却不禁浮现出了一幕幻想出来的画面,他正蹲在灌木从中,薇薇安突然冲进来将他掀翻在地……

凌枫这才回过神来,“没什么,我在想明天究竟去哪找向导好。你有没有熟悉的旅行社?”

第二天一早凌枫和薇薇安又出了门,凌枫背着一只背包,坐在后座上,双手紧紧搂住薇薇安的小蛮腰。这几天他已经适应了这种出行的方式,搂腰这种事情已经很熟练了。

这个导游名叫拉姆贾森,拉母贾是他的名字,森是他的姓氏。他很高兴地告诉凌枫和薇薇安他是印度婆罗门种姓。他熟悉印度大部分有名的寺庙,是一本“活地图”。

印度的四大种姓,最高贵的就是婆罗门种姓,其次是刹帝利,然后是犬舍,最后的首陀罗。如果连首陀罗都算不上,那就是“不可接触的贱民”。这个人群在印度毫无地位可言。

印度的四大种姓中,婆罗门被视为是“平静、自制、苦行、纯洁、容忍、诚实、博学”,这个种姓的人担任着几乎所有的宗教事务。在印度,除了婆罗门种姓的人是不能在寺庙中任职,抑或则从事宗教官员的。

这也是凌枫看中拉姆贾森的原因,他是婆罗门种姓的人,有他当向导,去寺庙的话也好跟寺庙里的人交流,打交道。另外,这个拉姆贾森还说他的祖上曾经是婆罗门的一个具有重要地位的长老,家中也留下了不少连带久远的神庙资料。

听他夸夸其谈,薇薇安却一丝不屑的态度,她心里暗暗地道:“什么最高贵的婆罗门种姓,凌说给你一万美金的时候,你的两只眼睛都放光了。一万美金就能驱使你,你又能高贵到什么地方去呢?”

不管拉姆贾森的种姓有多么高贵,也不管薇薇安是什么态度。这个具有最高种姓的拉姆贾森成了凌枫和薇薇安这个小团队的向导,第一站新德里东南六百公里的卡久拉霍小镇。他们的目的是举世闻名的卡久拉霍神庙,那是一座以性为主题的神庙。

三人午后出发,凌枫乘坐拉姆贾森的越野车,薇薇安自己骑着她的哈雷机车。六百公里的路程,三人用去了五个多小时,到达卡久拉霍小镇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凌先生,现在已经晚了,卡久拉霍神庙晚间不会对游人开放,我们要等到明天才能进去,所以我们今晚得在这个小镇住一晚。”说话的时候,拉姆贾森已经在一家小酒店的门前停下了车。

薇薇安这才骑着哈雷机车赶到小酒店门前。她看了刚刚走进小酒店的拉姆贾森一眼,皱着眉头说道:“他最好没有忽悠我们,不然的话我会让他后悔的。”

凌枫笑道:“你对他有些偏见,我觉得他人还不错,很乐观,很健谈。这一路上他跟我谈了很多关于卡久拉霍神庙的故事和历史,我觉得我应该来这里看看。没准,我们会有所收获的。”

“这座卡久拉霍神庙有很多浮雕,而且历史悠久,没准我们会有所收获的。”凌枫有他自己的理解。

薇薇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表情,“嗯,大多数来印度的男性游客都会将这里定性为必须游玩的景点,他们和你一样,也觉得会有所收获的。”

凌枫一脸无辜的表情。自从上次在新德里酒店的睡衣事件之后,他感觉这个女飞贼总是有意无意地跟他抬杠,真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时拉姆贾森从小酒店里走了出来,扬了扬手中的房卡,“凌先生,薇薇安小姐请进来吧,房间定好了,晚餐也定好了。”

不得不说,这个外表有点奸猾的拉姆贾森办事的速度还真是挺快的。当然,他的价钱也不低。

拉姆贾森说道:“来这里的可都是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我还算运气好,刚好前台有两个客人结账离开,不然的话我们今晚恐怕得去住环境很差的小旅馆了。”

拉姆贾森想了一下,“我和薇薇安小姐住一间房吧,凌先生你的身份尊贵,你一个人住一个房间。”

这货的眼色很好,一早就看出凌枫不是普通人,而薇薇安只是凌枫的一个随从,并不是女朋友什么的。他这样的安排看起来倒也合理,一方面既讨好了凌枫这个出手阔绰的富家公子,一方面又有点便宜可占。如果运气够好的话,他甚至可以一亲芳泽什么的。这样的小算盘,仅仅只是在心里拨拉两下都觉得开心。

拉姆贾森厚着脸皮说道:“薇薇安小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要不这样吧,你睡床,我在沙发上睡一晚上行了。”

他的话音刚落,薇薇安的一只手边搭在了他的肩上,一只雪亮的猎刀也亲密地贴在了他的脖子上。锋利的感觉传来,他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片细密的汗珠来。

拉姆贾森赶紧摇头,“不敢了,不敢了……你先把刀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顿了一下,他跟着又说道:“要不,我和凌先生睡一个房间吧,我还是睡沙发。”

“好,就这么定了。”拉姆贾森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凌先生,你觉得这样行吗?”

他琢磨着他要是说个不字的话,没准薇薇安的刀就架他的脖子上了。当然,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发生,不过他真心不想跟拉姆贾森住一个房间,他宁愿跟薇薇安住一个房间。

房间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薇薇安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她还主动帮凌枫拉行李箱。

晚餐的地道的印度餐,咖喱鸡块,咖喱饭,咖喱羊排,总之就找不到一道不放咖喱的菜。凌枫的胃口倒是不错,就着一桌子菜大快朵颐。薇薇安却是看得多吃得少,昨日傍晚所发生的事情显然给她留下了阴影。

房间里就只有一张不是很大的床,还有两张单人沙发,不能躺下睡人的那种。浴室和卫生间是混用的,仅有一道玻璃门隔着。

“我不管你怎么睡。”薇薇安说道:“我睡床的左边,你可以选择床的右边和地板,嗯,你也可以选择沙发,如果你坐着也能睡一晚上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接受的。”

三项选择,abc,选择地板或者沙发的话,今晚也别想睡了,单人沙发和地板都不是睡觉的地方,但如果选择床的右边的话,那成什么了呢?与自己的美女保镖睡一张床上,这种情况凌枫还真是连想都没想过。

“如果你选择睡床的右边的话,我得警告你,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我会用我的刀保护我自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凌枫苦笑了一下,不知道是点头能表达他心中的想法呢,还是摇头更能表达他心中的想法。

“嗯,你也别多想,我是你的保镖,我理应该与你同住一个房间,这样我能更好地保护你。”薇薇安又说道。

“看来你已经没问题了,我去洗个澡,然后睡觉。骑了几个小时的车,身上脏死了。”薇薇安向浴室走去。

凌枫目送她进了浴室,然后他郁闷地发现,浴室的玻璃门的质量很低劣,雾化的效果很差,薇薇安走进去之后他能清晰地看见她的身影,模糊的效果恐怕只有正常雾化玻璃的百分之四十。

薇薇安在浴室里脱掉了她的紧身皮衣和皮裤,然后站在了莲蓬头下洗澡。凌枫的视线几乎没什么难度就穿透了那道劣质的雾化玻璃门,也将她沐浴的景致收入眼底。

凌枫的心情也因此而矛盾了起来,不看吧,那太虚伪了,看吧,又显得有点不道德。他真的不知道该把眼睛放什么地方了。

越是这种朦朦胧胧,欲透不透,且还能望见色差和曲线的情况越能撩拨人心。没过几分钟,凌枫的脸颊就有些发红了。他的心里也在暗暗地道:“等下她出来,我还要不要进去洗澡呢?我要是在里面洗澡的话,她会不会也会像我这样坐在床头欣赏呢?”

一边是毫无戒备地享受沐浴的快乐,一便是尽情欣赏。直到薇薇安关掉了莲蓬头,凌枫才转过身去,取出约翰博格神父留下的那张照片,假装寻找线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绝品神医txt下载由笔趣阁为您提供下载和观看,本站内容为网友上传,转载至笔趣阁只为让更多的人欣赏此作品《绝品神医》让更多书友知晓!以及观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