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3月10日电 台湾《联合报》今日发表社论文章说,在看守所让人放话称,他希望本土社团能发动组建“党”,并要传话者在明天见蔡英文时转知这个讯息,要蔡英文与其他人讨论一下。这个动作最微妙处在“转知蔡英文”。这是对蔡英文的公然恐吓与勒索。难怪,消息传出,立即有“立委”称,将在中常会提案,由中常会决议,要蔡英文到土城探监,以示安抚。

对当前处境的解读是:由于“没有力”、“蔡英文太温和”、“又要与我切割”,所以造成他被羁押。如今,他以组“党”来要挟蔡英文;弦外之音就是,蔡英文倘若仍是“太温和”,就莫怪他“不温和”,要撕裂了。

其实,形成今日僵局,恐非因为蔡英文(对或司法当局)太温和;反而是因蔡英文自始至终对“太温和”所致。

蔡英文在去年五月当选党主席,政治号召是“带领开创一个没有的时代”。当时,大选初败,对如何处置尚在观望阶段,蔡英文因“太温和”,未能实时建立党内对的是非评价,遂使老蚕吃桑叶般地将啃噬得一片狼藉。如今,蔡英文养虎贻患,已是尾大不掉,他既相当程度地巩固了深绿极独这一块,掌握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筹码,于是开口恐吓勒索蔡英文。

原本的胃口尚不仅此。他几次表示,如果没人领导(不把蔡英文看在眼里),他愿领导。不过,蔡英文的党中央并未给予积极响应,蔡英文甚至迄未探监。现在,着人将“另组党”传话给蔡英文,已形同与蔡摊牌。

“”与的关系,始终是“尾巴摇狗”。这条尾巴是情绪最高、表情最生动的部位;且若切断尾巴,整只狗也可能流血致死,活不成;演变至今,遂成尾巴摇狗的局面。切不断与的关系,其实是因切不断这条血肉相连的尾巴。现在,由于蔡英文的“太温和”,使钻进这条尾巴里,“”就是,就是“”,也就无论如何切不断了。

扬言组党,未必是虚言恫吓,而恐是扁案后续发展的必然结果。一审被判有罪的可能极大,而蔡英文的党中央即必须执行一审有罪除名的党纪。既知必将被除名,他也就必须以“党”为政治杠杆。届时,大可说:既不仁,莫怪我不义。

若回顾李登辉的“台联”与的关系,也许即可预见未来的“党”与的关系。以的刁蛮,李登辉尚可用“”挟持他八年;现在若换成用“”来挟持蔡英文,岂有活命?对“”的掌握,必然优于李登辉。的“党”一定搞不成“”,但若只是要做那一条“摇狗的尾巴”,应是绰绰有余。

内改革派面对此一凶险情境,似应再次思考究竟要不要继续做一个“党”?必要的思考有二:一、就当前言,“”等于,等于“”,已不可能切扁不切独。二、就未来看,“”等于,等于“”,这样的“”如何走得下去?难道倘若当选台北县长,就等于“”复活?

对始终“不温和”,而今日竟遭被称作“罪人”的用“”挟持,实在是莫大讽刺。而蔡英文既因“太温和”而使这只“”妖怪成形,恐怕也只会继续“温和”下去,直到将凌迟至无以超生。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华文报摘【编辑:李娜】相关新闻·欲组“党” 邱毅:取名金光党更贴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